沙巴体育

香港“恶意起底”阴云:说几句撑警都会被“人肉(2)

  • 时间:
  • 编辑:3bB2z5a
  • 来源:美国时代周刊

不过,她的朋友高松杰就没这么幸运。这位萨克斯培训学校的老师被起底后,几乎每天要面对被各种骚扰——会有莫名其妙的外卖送上门来,不断有酒店前台询问是否订了房间,甚至还有机构电话问他是否真要捐献器官,“每天四五通骚扰电话,要花很多时间去解释。”

除了骚扰,还有恐吓。高松杰给记者看了中秋节前收到的信息,“祝你全家落地府过中秋。”像这样的恐吓,几乎每周都会收到。为避免给学校带来麻烦,高松杰暂时没去上班。

黄继儿也提到一个案例。他向记者出示了一张网络截图,上面除了被起底人家小朋友照片外,还有一句话“麻包袋接他放学”,暗示绑架。他说这种牵涉未成年无辜儿童的行为,“(对)家庭成员也可能造成精神上损害。”

更有甚者,会直接采取行动。警方9月16日披露,梨木树邨杨树楼住所大门当天被淋泼黑油。女住户黎女士表示,前日因接电话被示威者误认为拍照,起了争执。第二天一早,她家住址等信息被网上公布,中午家门就被人淋油。

多位受访者谈到,恶意起底最让人害怕的不是骚扰或攻击,而是“未知”——你和家人永远不知道,接下来会遭遇什么。梁静说,为此,她的朋友里有人关了Facebook账号,有人几乎再不谈政治。

判断违法容易

要阻止却很难

毫无疑问,恶意起底是违法的。根据香港《个人资料(私隐)条例》,任何人披露取自该资料使用者的某资料当事人的任何个人资料,导致当事人蒙受心理伤害,即属犯罪,最高刑罚是罚款港币100万元及监禁5年。

判断违法容易,要阻止却很难。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是香港独立法定机构,负责监察《个人资料(私隐)条例》的施行。黄继儿坦言,该署迄今已49次去信10个网上平台,要求移除及停止上载相关帖文。但由于涉及起底的网站域名是在香港境外登记,服务器也在境外,公署没有域外管辖权。

至于移交警方的个案,知情人士透露其调查取证、锁定嫌犯都难度很大。多位受访者表示已经报案,至今没有结果,“警察只能把这个case(案件)记录下来,查也很难查。”

在香港理工大学教师张源看来,恶意起底和民主自由相违背。“民主精神里很重要的一点,是我可以不同意你,但你要有发言的自由。他们(黄丝)自称追求民主,却违背了这个很重要的信条。”

梁静则认为,恶意起底打开了“潘多拉的盒子”。“几年前也有示威游行,但大家至少没有突破道德的底线,不会随意做伤害别人的事情。”她说过去示威中起了冲突,还会有人去拉架,现在没有人敢这么做——拉架的人都被打了。

梁静觉得自己能做的,只有不停鼓励朋友、鼓励自己,不向起底人低头。如今,她依然会在社交平台上发布文章,“我们如果都不说话,‘黄丝’就掌控了话语权。我们就是要告诉中间的人,香港其实不止一种声音。”

采访临近结束,记者问梁静是否用化名,她想了想,“还是用化名吧,我也不想成众矢之的。”(文中张源、梁静为化名)